原标题:俞敏洪对话张邦鑫:没有好未来,新东方做不了今天这么大 来源:腾讯新闻

划重点

1俞敏洪:我跟张邦鑫两个人也聊过好几次,我们两家机构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我们账上存的钱,随时都可以把学费全部退完了,一分钱不少学生的,这个是我们的硬性标准。2俞敏洪:说句实在话,要没有好未来的话,新东方做不到今天这么大,因为新东方当时是唯一比较大的机构(在好未来上市之前),我们觉得上市了就是万事大吉了,就可以安心睡觉了,在好未来上市之前,新东方是没有K12的,今天新东方K12占据的是绝对大头。3张邦鑫:所以说新东方入侵了好未来做的领域,并且做到了某种程度上来说超越好未来。俞敏洪:其实是相互入侵,因为好未来现在英语教育做得也不错。到底谁入侵谁,这个时间点还没有确定清楚,确定清楚了要互相进行赔偿。

记者 | 戴梦馨

编辑 | 李怡彭

教育培训市场市值最高的两家公司创始人进行了一场“巨头对话”。

在市场规模高达数千亿元的教育培训市场,新东方(NYSE:EDU)、好未来(NYSE:TAL)两家公司已形成了“双巨头”的格局。在11月25日GES 2019未来教育大会上,中国教育行业的两家头部公司创始人,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和好未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邦鑫,就教育行业的竞争、问题、定位与公益问题展开对话。

谈话中,俞敏洪与张邦鑫都以“向竞争对手学习”来形容彼此的关系。

2018年2月,教育部等四部委联合发文,开启了持续至今的校外培训治理行动。随着多项政策颁布、落地,合规成为教育培训行业的主题。俞敏洪和张邦鑫两人均认为,在规范的监管之下,校外培训有其存在的意义。相比于公立学校,培训机构更重要的作用是通过不同的教育系统,提升学生对学习的兴趣,但培训机构永远是公立学校必要的、有益的补充

对创新的投入与试错,尤其是科技推动教育进步方面,俞敏洪此前曾公布称,新东方单年的技术研发投入达到十亿元。张邦鑫则在此次谈话中透露称,好未来的年研发投入已接近20亿元。

以下为界面教育整理的对谈实录:

培训机构绝对不抢公立教育风头

俞敏洪:现在资本介入培训领域太多,直接导致一些对教育内涵并不了解的人进入教育,甚至希望快速成功,一两年做个上市公司。

另外,我们培训机构是先收学生的钱,如果做不下去了、超额支出预收款,受害的不仅是老百姓的钱 ,更耽误了孩子的学习。我们新东方、好未来的硬性标准是,账上的钱随时可以把学生(预收学费)退完,一分钱不少学生的。

我觉得培训机构要做的,是对公立教育的拾遗补漏,我们绝对不抢公立教育的风头,而是希望增加孩子学习的兴趣、提高自信。

另外,我们培训机构可以用科技做实验,比如不同的教学方法、科技手段、数据应用。说不定我们可以倒过来帮助公立教育体系,提供应用的工具、系统、内容。

张邦鑫:确实咱们作为培训机构,第一是给公办学校拾遗补漏、相当于做补充,第二个是探索。我听俞老师讲,新东方这一两年研发费用在10个亿以上,好未来要多一点。

我们今年(研发费用)有可能到20个亿。这些突破对于某个公办学校来说,不可能投入这么多、集中几千个研发人员,而且朝着一个方向突破研究,年复一年,研发效果容易出来。

俞敏洪:我补充一下,一般公立学校、国家的研究机构,必须要有明确的针对性、必须能做出来,才会研发,而民间机构有更多试错的空间。邦鑫就特别敢于试错,我就不太愿意试错,确实不如我们的友军。

我们这些民间机构研发错了以后,不可能是“邦鑫错了,就把你弄下来”。 勇敢地试错,这在民间机构是传递得比较清晰的。

竞争是互相学习、不破底线

张邦鑫:竞争最好的方式是向竞争对手学习。新东方有几点特别值得我们学习。新东方是第一个想明白,教给学生最重要的不是知识,是学习的动力。教知识不重要,教给他们理想、情怀最重要。

我第一次听到新东方精神的时候是热血沸腾的。追求卓越、挑战极限、绝望中找到希望。我背的不错吧?

俞敏洪:早知道这句话鼓励出来一个竞争对手,我永远不说了。

张邦鑫:新东方最早做托福、GRE,后来是考研、留学、K12,做到了每个领域。新东方内部一定有一套方法,如何向同行学习、并且在未来超过它。

俞敏洪:我们两家公司确实是冤家,形成了又是竞争又是合作的关系,人才也互相流动,这个非常正常。要是没有好未来的话,新东方做不到今天这么大。好未来上市之前,新东方是最大的教育公司。今天K12培训在新东方业务体系里绝对的大头,就是因为好未来做榜样。

张邦鑫:所以是新东方入侵好未来的领域,并且做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超越。

俞敏洪:好未来也入侵,好未来英语教育做得也不错,谁入侵谁,时间点没法搞清楚。

现在好未来的估值比新东方高。后来我就跟新东方小兄弟们说,你们出去创业,我们(估值)加起来比好未来高就行了,现在新东方出去创业的挺多的。

竞争是互相学习、不破底线。我特别看不惯教育领域的暗动作。我希望做教育的天空干净一点,让政府有关部门看到我们也放心一点。

做公益的前提是效果有效

俞敏洪:上一次(对话)就是为了情系远山。有一次我们喝咖啡聊到了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,于是我们两家机构各出5000万元成立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。后来十几家教育机构进来,2年的时间服务接近10万个农村小学、高中的孩子,目标是惠及农村地区200万孩子。

公益主要做两个。农村的英语由于老师发音问题、不是英语专业出身,所以英语双师教学受到欢迎。在高中阶段,农村孩子面临高考,但是高考录取率是15%-20%。

我们两家机构通过双师课堂,把普通高中本科入学率从15%提高到35%,也就是说每100个农村孩子就多出来20个孩子能上大学,挺棒的。

张邦鑫:俞老师情怀说完了之后,我负责落实。中国从来不缺乏有心去帮助贫穷山区孩子的人,某种程度上也不缺少资金,但缺少有效的手段和方法。

技术使教育的有效性可检验。以前教育行业是没有分工的,只分语文、数学、英语这种学科分工,没有分工就没法垂直纵深。但是今天比如很热的双师大班 ,就把同一学科的老师,分成主讲老师、辅导老师。

另外互联网的杠杆,让一个老师可以给100、1000人上课。而内容加上数据、产生智能,就让好的内容可以像老师一样为学生上课。这些变化使大城市的好老师、好课程可以输入边缘山区,在当地辅导老师配合下,有效地让当地学生学到和北京、上海类似效果的课程。

俞敏洪:我们试过把录播课给学生看,和直播课比,学生的兴趣完全不一样。学生发现是录播,就觉得老师不是活的。直播的时候,学生发现在同一个时间,北京、上海的老师在上课,立刻兴趣就起来了。

精准教学对农村孩子也很重要。我在四川做过考察,大凉山的孩子接触到了成都最优秀的课程,但孩子失去兴趣,因为最优秀的课程是给600分以上的孩子,老师会跳着讲,200分水平的孩子就失去兴趣了。

我们也发现,双师模式在线下要有老师监督学学习,如果在线自学,孩子可能不听完就干别的去了,课后作业也不完成了。在农村,监督是靠农村老师完成的。有的老师表面配合、内心抵抗,因为觉得“我的课被你们抢走了。

我和邦鑫都是农村出身的,我跟农村老师一喝酒,他们就配合了。

张邦鑫:做公益的前提是效果有效。去年我们看到内蒙的一所中学,一半的班级用了双师,另一半班级没用,用双师的班级高考成绩提高了50多分。这都是我们看到的变化,办好教育真的是最大的公益。

获取新东方股票最新信息,关注:http://xdf.meigushe.com 每天更新新东方股价新东方市值最新动态,每季度为您提供新东方财报,不定期更新新东方研报评级